景帝十年,春光大暖,雍都玉兰花树争相开放,就就连老树也枯木逢春,抽出嫩芽来,人人都认为此乃祥瑞之兆。

    春闱如期举行,贡院被围得水泄不通,一辆华丽的马车摇摇晃晃驶过雍都的街道,停在了贡院的门口。

    “阎兄!”丁修为见到从马车下来的阎成,跑过去挎住了他的手,他从怀中掏出一只木匣,“怎么今个儿还要坐马车来,你可真是蜜罐里长大的。喏,赠你一支笔,用来写梅花小楷最是合适不过了,我也有一支。”

    说罢丁修为晃了晃手中的另一只木匣。

    春闱要举行三日,自此,贡院的大门一关,便是漫长的等待。

    三日对外面等待的家人是漫长的,但对于贡院里的贡生来说,如同白驹过隙。

    斗转星移,很快就到放榜日。

    榜下人山人海,观者如堵。这可不止有等待结果的举子,还有关切他们的家人,亦有榜下捉婿者,这要是迎一个进士女婿回去,那可是大添风光。

    丁修为在榜下挤了又挤,终于挤到了榜前,他一眼就看到了潘玉的名字,顿时喜上眉梢,朝着外面大声呼喊,“中了!中了!潘兄,你是一甲第一啊!潘兄你快过来看呐!”

    还没等潘玉兰挤过来,便被榜下捉婿的人听了去,他们急忙寻找丁修为口中的“潘兄”,惊得潘玉兰四处躲闪。

    一甲的榜单围的人最多,等阎成挤到这时,众人都已经挤过来了,在比肩继踵中,阎成眯着眼睛抬头望。

    一甲第三。

    阎成揪住的心终于放下了,果然不辜负自己多年苦读。

    而一甲第二,也被钟世幡得了去。

    如此一来,一甲三名,五人中就占去了三。

    郭飞比较识趣,并没有往一甲榜下钻,他在二甲的榜上找了又找。

    二甲第十二。

    这也是一个好名次。

    至于丁修为,他跑遍了整个榜单,其他四人也帮着他一字一字去寻找,终是没找到。

    “怎么可能。”丁修为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的双手捂着自己头,神色厌厌,似是要昏过去,“怎么可能没有呢!”

    “修为,还有下一次,打起精神来。”郭飞将他扶了起来,拍了拍后背。

    “那要再等三年啊!”丁修为控制不住,泪顺着眼眶“啪塔啪塔”往下滴,“你们都中了,只有我没中,我可真没用。”

    “怎么会呢。”阎成递过来一条手巾,“丁兄又会弹琴,字有写得极好。在下还是用得丁兄教的梅花小楷答得卷子呢。”

    众人连翻安慰,并陪他喝了好一阵子酒,他才将自信心提起来,准备三年后重整旗鼓。

    ————

    大殿上,景帝一身华袍端坐在上,望着殿下那些贡士,神色严肃。

    “哪位是阎成?”景帝神色一凛。

    阎成从人群中上前叩拜。

    “朕看过你的卷子,那一手梅花小楷写得真是不错。”景帝望着低着头的阎成,摆了摆手,“抬起头来。”

    “不愧是姑苏阎氏。”景帝夸赞道,“文章卓越,长相俊美,那就赐为探花吧。”

    阎成连忙千恩万谢。

    “哪一位叫作潘玉?”景帝蹙起了眉头。

    潘玉兰上前一步,“回陛下,草民潘玉。”

    景帝望着潘玉兰,嘴角登时没了笑意,脸色阴沉,指甲划过一旁的龙头扶手,“听闻你是一甲第一,那一定是文采斐然,对于大梁的律法,也能耳熟于心,那朕便要问问,若有人欺瞒天子,作何处置?”

    “回陛下,我大梁律法罪之欺君,为死刑、流放、禁锢。若严重者,牵连家中族系,一律同罪。”潘玉兰何许人也?听了景帝的话,她就已经懂了景帝言外之意。

    可她自小无家人,与师傅行至哪吃至哪,谁会知晓她女子的身份?

    也就一人。她与师傅云游时在广陵呆了三年,与一户杀猪人家作伴。一次生病,师傅不在家,是杀猪匠的儿子请了大夫,也就因此撞破了她的女儿身。

    只有这人。

    潘玉兰的目光往与她同来的那批贡生们望去。

    “你既知道?那为何还要欺瞒于朕!”景帝的声音似一块冰,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眼前的冕旒随之晃动,证明他十分不悦,“大胆潘玉兰!既是女子,为何来参加科考!大梁可从未开过女子科考的先河!”

    殿下的大臣与贡生皆大惊,潘玉竟是女子!

    “草民与男子到底有何不同?”面对景帝的怒意,潘玉兰毫不退缩,“难道陛下没有看过草民写的文章?草民既能得一甲第一,那就证明草民在能力上,与男子并无区别!”

    “一甲第一又如何?这就是欺君!”见潘玉兰并没有因此受到惊吓,反而气势不减半分。景帝此刻只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女子就应该在家从夫纲,守四德,岂能抛头露面,如你这般做派!”

    “陛下!”一股悲痛之色从潘玉兰心底升起,“如今大梁国内诸侯肆起,胡又犯我大梁边境,内忧外患。草民认为天下若有才德者,无论男女,皆可为大梁出谋划策,攘内安外。古有冯太后助帝稳北魏,又有平阳公主巾帼不让须眉,这都意味着女子与男子并无不同。陛下又怎能因草民是女子而低看一等!”

    “冯太后为北燕皇族,平阳公主又为高祖之女。”景帝沉默半晌,幽幽开口,“而你是什么身份?区区平民之女也想安邦定国?真是天大的笑话!”

    景帝的话犹如针刺,扎到潘玉兰身上,她的身体微微摇摆,面容苦涩,随即苦笑道,“哈哈哈哈哈,我原以为,皇帝你会因为男子女子的身份不同而出口反驳我,没想到又打上尊卑了。因为有太多女子成材的例子了!皇帝反驳不了啊,不就是皇帝你明知道玉兰有治国之才,却依旧将面子当作宝贝。大梁如今岌岌可危,皇帝难道忘了你的祖辈,忘了我大梁的开国皇帝,不也是吃百家饭长大,不也是乞......”

    “你住口!你那些文章提出的治国之策瞧起来不过纸上谈兵,并无作用!朕是绝对不会用你这女子提出来的法子的!”景帝的眼里冒着寒气,怒意更甚。

    “我潘玉兰是犯了欺君之罪,可怜我满腔报国之心,皇帝你要罚我,我认。但如今各地水患四起,玉兰的驻堤引流之法为何不能用?蝗虫过境,器具捕打法早就已经行不通,何不引白鸟,放鸐鹆?如今皇帝如此是非不分,岂不是天要亡我大梁啊哈哈哈哈......”

    “潘玉兰你真好大的胆子!”景帝大怒,额上青筋暴起,“难道朕的大梁还缺你一个潘玉兰不成!女子当状元,不过就是笑话!朕就让全大梁的人看看,你潘玉兰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妄想撼动大梁律法!”

    “来人!将潘玉兰拉到宫门口示众,不给吃食!若是你潘玉兰肯开口向朕求饶,朕就留你一条狗命流放!”

    ————

    “求求你们,让我们进去吧!”这是郭飞和丁修为不知道多少次敲动阎府的大门,“麻烦你们通报一声,郭飞和丁修为求见。”

    “您就别为难我们了。”阎府的管家推搡着两人,“主子说了,谁来也不见,您二位就回去吧。”

    郭飞的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掉,一遍又一遍的拍着阎府的大门,却被小厮架开,他怒从心来,声嘶力竭,“阎成!阎成!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如今好了,得了探花郎,却不帮玉兰说一句话!阎成!我真是看错你了!”

    “阎成!算我丁修为求你,你是姑苏阎氏,你是探花郎,你说得上话,求求你开口,求求你替玉兰开口求情吧,玉兰要死了,玉兰要死了啊!”丁修为跪倒在阎府的大门口,头发乱作一团,眼下乌青。

    无论二人怎么叫喊,阎府的大门始终没有打开。

    而府内的阎成,被五花大绑,锁在屋内,若不是口中含着布条,一口银牙都要被他咬碎。

    布条上的血渍已经干透,阎成双目猩红,奋力地撞着门板。

    阎夫人从门外推门进来,心疼地将阎成抱进怀里,“我的儿啊,你这又是何苦。母亲定不会让你出去的,我们阎氏家族盘根错节,你又刚刚得了个探花郎,难道你真的要为那潘玉兰而摒弃整个家族吗?陛下大怒啊,陛下大怒啊!”

    阎夫人是见过潘玉兰的,在儿子的同窗中,她最亮眼。可就算是再明亮的人儿,如今也是得罪了陛下,就算是自己儿子与她关系再好,她也不能让儿子开口求一次情。

    阎成听着母亲的话呲目欲裂,竟流出血泪来,亦有源源不断地血浸湿了布条。

    阎夫人大惊失色,连忙扯开布条,“儿啊,儿啊!你怎么了!”

    “带我去见她......”

    这是阎成昏厥后说的最后一句话。

    四月的阳光刺眼,这是潘玉兰在宫门口跪的第五日。一身白衣,身体被绳子狠狠地禁锢着,勒出道道血痕。

    不断有百姓围观,但无一人上前。

    虽然潘玉兰已经五日无食无水,但她依旧身姿挺拔地跪着,只是双目紧闭。

    “阿爹,你看那里有个死人。”一小女孩正骑坐在一名男子的肩膀上,隔着百姓往宫门口看。

    但她很快又叫男子将她放下来,想要往前挤去,“阿爹,她好像没死,她还在呼吸呢。”

    “曜儿说得对,她还活着。”男子将腰间的水袋递给小女孩,“去吧。”

    小女孩挤过重重人群,很快就到了潘玉兰面前,用手摇了摇她,“你为什么跪在这里?这是阿爹的水壶,给你喝水。”

    潘玉兰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她看清了眼前一副北疆打扮的小姑娘,朝她笑了笑,用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因为姐姐想当状元,可是皇帝不让,所以让姐姐在这里罚跪呢。”

    “皇帝为什么不让姐姐当状元?”

    “因为姐姐是女子。”

    “女子为什么不能当状元?”

    潘玉兰喝了一口小女孩递过来的水,干裂的嘴唇有了一丝生气,嘴角漾起一抹弯弯的弧度,“女子可以当状元,一定可以。”

    小女孩并没有在潘玉兰的面前多作停留,只是又上了她阿爹的肩膀走了。

    当天夜里,潘玉兰死,雍都的玉兰花树一夜争相枯萎。

    阎成赶到宫门口时,门口早就无人,不断有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他郁结于心,从此大病不起。

    第二天一早。

    小女孩随着她阿爹正在回北疆的路上,她骑在马上摇摇晃晃,“阿爹,什么是状元?”

    “状元就是天下第一聪明人。”

    “那曜儿以后要让女子也可以当天下第一聪明人。”

章节目录

丹钗讼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聊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皮蛋莲子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皮蛋莲子粥并收藏丹钗讼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