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其人,总能在不经意间让人打破对他的滤镜。

    迷迷糊糊刚睡醒就看到旁边有只那~么大的六眼蹲在你床边看着你,是种什么体验?

    禅院月理表示,快吓死了。

    “你有病吧五条悟大早上跑我床边干什么?!”

    抽出枕头直接砸过去,谁家好人大早上蹲在姑娘家床边?!

    五条悟不解的看着她,“昨天不是说好了来找你玩?”

    禅院月理:“……”

    她看了眼房间里的闹钟,现在是早上七点。

    七点……

    一个不上班又不上学的家伙这个点跑人家家里?!

    “这才七点,你想玩什么啊?”

    五条悟打了个响指,“昨天回家我就查过了,我们五条家名下还是有一些投资的。之前不是没能坐那个过山车吗?现在我带你去。”

    禅院月理痛苦面具,“你这是什么逻辑啊。”

    说他好心吧,他大早上打扰人清梦还随便进人房间;说他不安好心吧,他确实没什么恶意只是想履行承诺。搞得禅院月理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话憋在嘴里想说又说不出。

    “走啦,待在禅院家又没意思。”

    话是没错,但是为了出去玩起这么早,也不知道五条悟咋跑进禅院家的。禅院直昆人不是说放了“炳”和“躯俱留”的护卫过来吗?真就菜到这种地步啊。

    禅院月理起床洗漱,在女仆的帮助下换上和服。

    “啊,看来还真得出去逛逛了,穿着和服超级不方便。”

    五条悟左看看右看看,“你要是让禅院家帮你买衣服……”

    “我才不要咧。”禅院月理撇嘴,鬼知道让他们买会买成什么鬼。关于平常的衣物他们都能据理力争说什么不能丢禅院家的脸,脸面是他们的而她只有难受。

    禅院直毘人知道五条悟来禅院家了吗?知道。

    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真要打起来他们家十影说不定直接站六眼那头。既然管不了那就当做没看见,只要没看见就可以当做没发生。

    但是背后派去保护的人可一点也不少,五条家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当禅院家的护卫和五条家的护卫遇见的时候,眼神厮杀那叫一个激烈。

    上五条家的车的时候禅院月理就觉得毛毛的,五条家的司机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史前巨兽……

    五条悟不耐烦的说道,“还不走?”

    五条家司机立刻收回视线,“是,少主!”

    “对了,这个给你。”

    禅院月理接过五条悟手里的糕点,“你家的?”

    五条悟自信的仰头,“这可是根据我的要求改良后的精品!”

    五条家司机默默捂胃,他听过厨房的仆人说过他们家神子的口味不是一般人能吃得起的,但愿禅院少主别吃出什么毛病。不然倒霉的,就是他了。

    禅院月理尝了一口,果然事根据五条悟的要求改的,巨巨巨巨甜!

    “怎么样?”

    “怎么说呢,但凡用料再差一点这个甜度是我都要吐出来的程度。”

    “你居然觉得不好吃!”五条悟一脸震惊,一副你背叛了我们甜党的表情。

    “不是啦,是用料太多导致和果子整体的美味度下降了,就算是要吃甜的也该有不同种类的甜吧?”比如说蜂蜜,红豆之类的,都能尝出来就不会那么单一了。

    五条悟想了想,“你说得有点意思,等我回去再叫他们改。”

    工具人司机已经在为负责他们家神子甜品的仆人默哀了,这祖宗提的要求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完成的。

    御三家大本营在京都,但是公认的玩乐场所那肯定是在东京,所以五条悟才不会选择京都的游乐园,那和待在御三家里有什么区别?!

    路上时间长,禅院月理和五条悟干脆聊起了各自的术式。

    五条家司机:……好的,看来两位少主都没把他当成人,这么明目张胆的互通有无,难不成禅院家和五条家真的要联合了吗?

    “悟,先去买衣服吧,穿着和服一点也不方便玩。”禅院月理掏出禅院家给的卡,“多买点也不要紧,反正我的影子可以放东西。”

    五条悟自己也是穿着男士和服,五条家哪有便服给他穿。和服和便服哪个更舒服,五条悟都不需要考虑的,马上吩咐司机去最大的商场。

    得,祖宗发话,下头的人要跑断腿。提前打招呼,还要看着场地别让不长眼的诅咒师跑进来。虽然他们相信神子能解决,但是诅咒师出现神子必然不高兴。

    在柯南世界那边,禅院月理和五条悟因为是寄人篱下,没资格挑三拣四还有他们更多是注重吃的上面,穿的就随意了。有条件的话,当然就不在乎价格全凭自己喜欢咯。

    禅院月理表示穿了这么多年和服,她看见其他类的衣服都喜欢。尤其是一对比方便度,和服直接垫底。

    五条悟没什么感觉,男士和服其实很方便的,只不过要出来的话穿着和服就很突兀。出来玩的,谁想被莫名其妙的打扰啊。

    他们随机选了一家童装店,五条家工具人司机也兼职引路人,露出身份直接让商场负责人态度恭敬的引他们进入。因为是大客户,服务员很有眼色的清场了。

    这么下来,禅院月理和五条悟直接互相帮对方选衣服了。

    “悟,你觉得这身怎么样?”

    “还行……月理你看这条裙子很适合你吧!”

    禅院月理接过裙子在自己身上比对,“嗯……还好吧,不过悟你为什么给我选的都是裙子啊?”

    五条悟指了指外面走来走去的人,“她们都这么穿。”

    霓虹女性除了职场要求,大部分喜欢穿裙子。尤其是因为这个年代经济才刚刚恢复,年轻女孩们又穿回了她们的时尚。

    “这么一看,裙子还有个好处……”禅院月理细细打量来往的女性穿着,从裙摆那里得到启发。

    “什么好处?”五条悟随口问道。

    禅院月理比划了一下她的腿部,“你想,战斗的时候这里多适合藏武器,出其不意的效果最棒了。”

    “你直说你想偷袭我呗。”

    禅院月理嫌弃脸,“除非你不用术式,不然和你打一点体验感都没有。”

    五条悟也不甘示弱,“那你也别用你那只水母啊!”

    “是你先用无下限我才用小海螺的!”

    “那之前是谁抡着那只水母往我脸上锤!”

    禅院月理双眼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哟。”

    五条悟:“呵。”

    这么一打岔,禅院月理又和五条悟闹起了别扭,衣服也懒得选。直接和店员说新一季的童装全部打包分别送到禅院家和五条家,喜得店员更加恭恭敬敬的送走两位富家少爷小姐。

    五条悟和禅院月理现在就换了一身衣服,“衣服换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等到了地方,禅院月理感觉有点失望。

    “哇,之前看没什么感觉,一回来看两边的差别真的好大啊。”柯南那个世界游乐园啥也看不到,回了老家的游乐园一看全踏马是蝇头。

    基本上都是些三四级咒灵,对于他们来说约等于无,可是眼睛看到的画面是骗不了人的。

    和禅院月理一样在穿越异世界之前对外界从没接触的五条悟也沉默了,要是没见过那边的干净他也不至于这么沉默了。

    如果说那边的世界干净得像是一个空瓶子,那这里就是一个大型垃圾场。更通俗易懂点就是一个是白纸,一个是糊满了墨水的白纸。

    路上耗费了不少时间,他们到的时候游乐园已经开园了。里面都是带着孩子的家长,来玩的朋友或者情侣,这些人身上还带着“怨念”呢。

    看得人都没心情玩了。

    “……悟,还玩吗?”

    五条悟咬牙切齿,“……玩。”

    来都来了,不玩够本怎么行?

    禅院月理“舍命陪君子”,放出除了小海螺那个除了当武器其他干啥啥不行的野怪,今天为了主人能玩得开心统统加班吧。

    甲方爸爸想来玩,乙方当然要让甲方爸爸感到尽兴才行。坐过山车需要身高?没关系,甲方爸爸是两个咒术师,这点小问题还不是问题。

    要不是禅院月理和五条悟不同意,负责人都想清场让这两个少爷小姐单独包场。

    但是这样就没那个氛围了。

    退而求其次,凡是他们想玩的都会有专人负责开绿色通道,这样也免了被不相干的人打扰。

    坐上心水很久的过山车,禅院月理心里反而没什么念头了。

    “这就是得到了就不珍惜的感觉吗?”

    五条悟:“你可以直说你是个喜新厌旧的人。”

    “那你就是个臭屁毒舌的人。”

    五条悟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我?毒舌?!”

    “不然呢?”

    “我说的都是实话,是他们心里承受能力不强好吗!”

    禅院月理面色复杂,“你想想你第一次见我的态度,正常人都会觉得你在挑衅。”那么其他人的待遇可想而知。

    “那你后面不是打回来了吗!”

    “哈?你还好意思说?!”禅院月理怒极反笑,“你打我还专往我的脸打,你知道女孩子的脸有多珍贵吗!”

    五条悟也摆出自己的理由,“那你还攻击我下三路呢!”

    “甚尔说过我现在力气还不行,对付男人直接攻击他们的下三路最有用!”

    五条悟:“这个甚尔又是谁!”

    禅院月理想了想,如果按照她亲生父亲来算禅院甚尔和她是出了五服的关系,但如果以禅院直毘人这边的关系算……堂哥?

    “呃……算堂哥……吧。”

    “堂哥?”五条悟疑惑,不如说整个禅院家他就记住一个禅院月理。

    “嗯,甚尔还挺特别的,他是零咒力的天与咒缚,打人很疼。”一想到之前的临时突击训练禅院月理就感觉全身在幻痛,和甚尔打架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痛。

    “啊,是他啊。”五条悟这才想起来,禅院家确实有这么个人。被视为禅院家的耻辱,有一次他还发现这家伙偷偷跑来看他来着。

    “而且甚尔已经离开禅院家啦。”禅院月理郁闷的说,“就在我们掉到异世界的这段时间,甚尔打翻了躯俱留和炳的所有人,脱离苦海了。”

    五条悟:“禅院家知道你把他们形容成苦海吗?”

    禅院月理给了他一个眼神,“你猜?”

    整个禅院家知道她想溜的也就甚尔和禅院直毘人,不然等待她的怕不是疯狂洗脑了。

章节目录

最强幼驯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聊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卜咕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卜咕鸟并收藏最强幼驯染最新章节